您的位置:

首页 > 消防文化

离别的军营

发布时间:2017-12-04 15:32:41 | 来源:重庆市大渡口区消防支队 | 作者:曾小兰

因伤退役的松哥——何松 

行走的活地图——裴洪安

老好人华仔——李华

今天是退伍老兵离队的日子。

重庆市大渡口消防支队八桥中队3位优秀老兵就要离开。天空飘着缠绵的细雨,警营广播放着《送战友》的歌曲:送战友,踏征程,默默无语两眼泪……凝重的气氛回荡在军营上空,离别的伤感旖旎在眼眶,化作无数晶莹的泪花,送行的队伍整齐划一,敬礼,拥抱,祝福……

这样的场景像极了入伍的时候,那时的你们青春年少,稚气未脱,却要离开父母,参军入伍。经过多年的部队锤炼,你们成长、成熟了,你们可以仰望更广阔的天空,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,离开守护十几年的军营,去自由的翱翔……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会记得你的模样。相聚时难别亦难,你们终于可以回到梦里千百次萦绕的故乡,回到日夜思念的亲人身旁,可我分明看见你们眼底的不舍和泪湿的脸庞……你我都清楚,纵然相隔万水千山,也阻断不了你们对军营的深厚情感,阻断不了你们血液里铸进的军人灵魂,从此一生,海角天涯,你们都是军的人。

因伤退役的松哥。何松,兵龄5年,战斗班班长,一级士官。性格开朗的何松,是今年退伍中年龄最小,兵龄最短的。从军姿都不会站的新兵一路走来,松哥凭借不怕吃苦的精神和毅力一步步沉淀。练就了过硬的业务素质,正是大好青春待施展,多年训练结硕果的时刻,连续4年被选为集训队员,代表区里参加总队比武竞赛;训练场上和战友在烈日骄阳下奔跑冲刺、挥汗如雨,大有欲与骄阳较高低的气势,多好的一颗苗子,却在一次训练中受了重伤,再也不能从事高强度训练,眼看着一起集训的兄弟即将参加比赛,而他不得不当了“逃兵”。不能和兄弟并肩作战的日子是一种煎熬,松哥想离开部队了,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要走的前夜,松哥喝醉了,离别的酒都是烈酒,军营的情都是真情。

行走的活地图。裴洪安,兵龄12年,通讯班班长,三级士官。“行走的活地图”是战友们给裴班长的绰号,更是给他的“殊荣”。作为通讯员,必须熟悉辖区环境,这一点,裴班长做到了极致,大渡口区的哪条街哪条巷哪个角角旮旮,没有他不知道的。只要接到报警电话,裴班长2秒钟就能在脑海里搜索出详细地理位置,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救援目的地,为抢救百姓的生命和财产争取最保贵的时间。还有半年就要走了,裴班长放弃了探亲休假,每天带着徒弟六熟悉,走水源。他说他要把这12年所学都留给部队,要把“行走的活地图”的殊荣继续传下去。退伍的日子越来越近,不善言辞的裴班长没有说过一句不舍的话,但他所有的留恋和不舍都在默默的上演:沉默落寞的背影,一遍一遍“话唠”式的叮嘱,就算最后的离别,也是在凌晨三点钟悄悄起床,整理好行装,一个人默默的离开,就连同睡在通讯室的徒弟都没有发觉。他不敢经历离别的场景,不敢看到战友们的眼泪,他怕假装的坚强都在那一刻土崩瓦解。就让老兵走得更像平时坚强的模样,就让寒风吹干他脸颊的泪水,就让黑夜掩住这悲伤的痕迹…

老好人华仔。李华,兵龄16年,中队长助理,四级士官。一直都知道李华是一个老好人,虽是队长助理,却连新兵都可以“欺负”他,见到谁都是一脸的笑,做事踏实稳重,还不计较个人得失。有一次,中队接到一个救助报警,报警人王女士把钥匙反锁在家里了,李华和战友迅速赶过去,准备用破拆工具将门撬开,王女士不想门被撬坏,希望李华和战友从楼顶吊下来,翻窗户进去开门,李华按照出警安全规定向王女士做了耐心的解释,王女士却认为李华是在推卸责任,无奈之下李华凭借过硬的火灾救援经验,冒险从楼顶吊下翻窗进去把门打开,才消除了王女士对消防员的误解和不快。这样的事,对李华和战友们来说实在平常。而每一次,他都能心平气和、冷静地面对,积极的解决,做好为人民服务的工作,成为战友们学习的好榜样。可是今天,他哭了,第一次哭了,哭成了一个泪人,人生能有几个16年,他把人生最青春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军营,这里有太多太多无法割舍的情怀和不能忘却的回忆。但军队就是军队,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,没有永远的服役,没有不离开的军人……

珍重,战友!愿你此去前程似锦,归来仍是军人模样。

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消防局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消防在线 电子邮件:pengy@china.org.cn 京ICP证 040089号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