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 > 消防文化

我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(小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7-07-27 09:34:17 | 来源:消防周刊 | 作者:孙永和

刚扑救了一起油轮重特大火灾的水上消防大队长宇,面显憔悴和疲惫。然而他内心却如沐浴春风般的暖意,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喜悦,下了长途客车,大步流星,行色匆匆。

街道上,铺满了一地金黄色杂乱的落叶,天空飘洒着如牛毛般的细雨,接近深秋的风已显寒意。

宇刚刚接到新婚不久的妻子慧的电话,告诉他一个好消息,她的母亲已经认可他们的婚姻了,因为慧已经有几个月的身孕了,身边的确需要有个人照顾。宇闻讯也一时幸福得不得了,简直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。

也难怪,宇和慧当初恋爱时,慧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自己的闺女找一个当消防警察的丈夫。

然而,慧却铁了心,非宇不嫁。

单亲家庭着实不易,宇能够理解慧的母亲的良苦用心和坚决的态度。

慧从小是由母亲一手培养成人的。她的父亲在她呱呱坠地不久,一次意外便永远地离开了她们。每当宇问及她父亲曾经的情况,慧总是表情凝重并绝口不提。

宇和慧相识是在读公安消防部队高等专科学校时开始的。那时他们都向往那身庄严的警服,怀揣着英雄的消防警察梦。那时他俩都喜欢文学,经常在一起探讨诗歌,俩人互赠诗作,日久生情。

他俩尤其都喜欢在一起诵读舒婷的经典之作《致橡树》:我如果爱你,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……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/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……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/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脚下的土地。

美好的时光,总是短暂而飞快,不经意间他们就毕业了。慧被分配在当地院校任教,而宇则被安排到当地水上公安消防大队,当上了一名基层消防中队副中队长。

当慧向母亲公布了他们的恋情后,没成想母亲竟然勃然大怒,气愤之极当场向她摊牌:如果她和宇恋爱结婚,就从此断绝母女关系!而慧也同时郑重并坚决地明确表态:今生今世,非宇不嫁。

在经过几番明里暗地冷战之后,母女俩谁也没有向谁服软让步。

一年后,在母亲坚决抵制和反对无效的状态下,慧与宇毅然决然地手挽手幸福地踏上了婚姻殿堂的红地毯,悄悄地举行了婚礼。而婚礼只不过是一场短途的旅游结婚而已。但对于他们俩来说,新婚仪式是否隆重热闹已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两颗炽热相爱的心,终于能够紧紧地相连依靠在一起。

终于到家了。傍晚时分,宇迫不及待地三步并作两步跨进家门。

然而,慧再也不能像每次那样迎接他了。

宇得知,就在下午,慧执意要下楼到家附近买宇喜欢吃的食品,不料被一辆突然急速行驶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猛然撞倒……

细细密密的小雨无声无息,飘飘洒洒。

后来,宇还从慧的母亲那里得知,慧的父亲当年也是一名消防大队长。在慧刚刚满月的当天,慧的父亲在扑救一场化工厂罐区特大火灾时不幸牺牲了。

目光呆滞表情麻木的慧的母亲,哽咽着缓缓地追叙,又似乎在喃喃地自言自语。那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,岁月匆匆如流水,但曾经留下的印迹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的,只会记忆犹新,而且永远地刻骨铭心。几十年前的那天,就是在女儿慧刚刚满月的当天,慧的父亲在扑救一场化工厂特大火灾时倒下,这是她内心深处不愿触及永远的伤痛。

朦胧微雨中,宇独自默默伫立在慧出事的路边,眼前虽然车水马龙川流不息,宇却仿佛身处万籁俱寂的无人之境,同时感觉从内心最深处不断酝酿和即将迸发出一种强烈的呼喊。

淫雨纷纷,悄无声息,一直下。

孙永和 作者单位:江苏省连云港港公安局消防支队)


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消防局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消防在线 电子邮件:pengy@china.org.cn 京ICP证 040089号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